太上清靜經

老君曰:大道無形,生育天地;大道無情,運行日月;大道無名,長養萬物,吾不知其名,強名曰道。
夫道者,有清有濁;有動有靜。天清地濁;天動地靜。男清女濁;男動女靜。降本流末,而生萬物。清者–濁之源;動者–靜之基。人能常清靜,天地悉皆歸。
夫,人神好清,而心擾之;人心好靜,而慾牽之。常能遣其慾,而心自靜;澄其心,而神自清。自然六慾不生,三毒悉滅。所以不能者,為心未澄;慾未遣也。能遣之者,內觀其心,心無其心;外觀其形,形無其形;遠觀其物,物無其物。三者既悟,惟見於空。觀空亦空,空無所空。所空既無,無無亦無。無無既無,湛然常寂。寂無所寂,慾豈能生。欲既不生,即是真靜。真常應物,真常得性;常應常靜,常清靜矣!如此清靜,漸入真道。既入真道,名為得道。雖名得道,實無所得。為化眾生,名為得道。能悟之者,可傳聖道。
太上老君曰:上士無爭,下士好爭。上德不德,下德執德;執著之者,不明道德。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,為有妄心。既有妄心,即驚其神。既驚奇神,即著萬物。既著萬物,即生貪求。既生貪求,即是煩惱。煩惱妄想,憂苦身心。便遭濁辱,流浪生死,常沉苦海,永失真道。真常之道。悟者自得。得悟道者,常清靜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