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上玄門元始天尊說北方真武妙經

太上玄門元始天尊說北方真武妙經

仰啟咒
仰啟玄天大聖者,北方圭癸至靈神。
金闕真尊應化身,無上將軍號真武。
威容赫奕太陰君,列宿虛危分秀系。
雙睛制手電筒伏華魔,萬騎如雲威九地。
紫袍金帶佩神鋒,蒼龜巨蛇捧聖足。
六丁玉女左右隨,八殺將軍前後衛。
消夾降福不思議,歸命一心今奉禮。

爾時,元始天尊于龍漢元年七月十五日,于八景天宮上元之殿,安祥五雲之座,與三十六天帝、十極真人、無量飛天大神、玉童玉女、侍衛左右一時同會。鼓動法音,天樂自響。大眾欣然,鹹聽天尊說無上至真妙法。

是時,上元天宮東北方,大震七聾,天門忽開。下觀世界,乃有黑毒血光穢雜之氣。幽幽冥冥,從人間東北方,直上沖天,盤結不散。大眾咸驚,默然不敢議問。時會中有一真人,名曰妙行,威德充備,諸天欽仰,越班而出,執簡長跪,上白天尊曰:況此境清靜太陽道境,何得有此黑毒之氣,盤結沖上,是何異因?唯願天尊至聖,為眾宣說,絕其疑慮。

天尊告曰:汝等妙行,能為眾生發間是由。汝當複坐,靜默安神,吾當為說。
天尊曰:下元生人,皆稟清靜氤氳真一之形,悉備三萬六千神氣,扶衛其身。今已陰陽數盡,劫運將終。魔鬼流行,信從邪道。不省本源,諂求餘福,昏迷沉亂。不忠不孝,不義不仁。好樂邪神,禱祭魔法。今為六天魔鬼枉所傷害,或老或少,或男或女。未盡天年,橫被傷殺。本非死期,魂無可托。鬼毒流盛,死魂不散。怨怒上沖,盤結惡氣,汝當省知。於是妙行真人與諸大眾聞是說已,心大驚怖。欲請天尊威光,暫降下方,收除魔鬼,救度眾生。拔濟幽魂,去離邪橫。大眾懷疑未敢。

天尊告曰:不勞吾威神。此去北方,自有大神將,號曰真武。部眾勇猛,極能降伏邪道,收斬妖魔。真人上白天尊曰:不審此位神將,生居天界,修何道德?為於神將。

天尊告曰:昔有冷樂國王與善勝皇后,夢吞日光,覺而有娠,懷胎十四個月。于開皇元年甲辰之歲三月建辰初三日午時誕于王宮。生而神靈,長而勇猛。不統王位,唯務修行。輔助玉帝,誓斷天下妖魔,救護群品。日夜于王宮中,發此誓願,父王不能禁制。遂舍家,辭父母,入武當山中修道四十二年,功成果滿,白日登天。玉帝聞其勇猛,敕鎮北方,統攝真武之位,以斷天下妖邪。

真人上白天尊曰:如何得此神將入于下方,收除魔鬼,救度群生,免遭橫死,日有所益?伏願大慈。

天尊遂其所請,乃敕右侍玉童,馳詔真符一道,逕往北方,召其真武神將。其神蒙召,部領神眾,逕到天尊前長跪:臣已奉玉帝敕命,位鎮北方。今日何緣得睹慈顏,特蒙符召?天尊告曰:吾于上元宮中大會說法。忽下方黑毒怨氣,沖上天界,大眾鹹驚。汝宜往彼,收斷妖魔,拔濟魂爽。真武神將敬奉天尊教敕。乃披髮跣足,踏騰蛇八卦神龜,部領三十萬神將,六丁六甲,五雷神兵,巨虯獅子,毒龍猛獸,前後導從,齊到下方。七日之中,天下妖魔一時收斷。人鬼分離,冤魂解散。生人安泰,國土清平。真武神將與諸部眾還歸上元宮中朝見天尊曰:昨奉教命,往下方收斬妖魔。仗慈尊力,乃於七日之內,天下邪鬼並皆清蕩。天尊曰:善哉,汝等諸神,得無勞乎?於是真武神將乃交乾布鬥魁罡,激指上佐天闕而作咒曰:

太陰化生,水位之精。
虛危上應,龜蛇合形。
周行六合,威攝萬靈。
無幽不察,無願不成。
劫終劫始,剪伐魔精。
救護群品,家國威寧。
數中末甲,妖氣流行。
上帝有敕,吾故降靈。
辟揚正法,蕩邪辟兵。
化育黎兆,協贊中興。
敢有小鬼,欲來現形。
吾目一視,五嶽摧傾。
急急如律令。

奉禮咒曰:
太初太易,無象無形。
莫知重濁,孰辯輕清。
吾於混沌,分其昏明。
天得以健,地得以寧。
民得以養,物得以萌。
邪得以正,神得以靈。
三才之內,萬類鹹亨。
大朴既散,仁義乃興。
禮樂既作,奸邪斯行。
六誼或失,四民有爭。
上不寬恕,下不忠貞。
或魔或鬼,或妖或精。
恣橫荼毒,干擾生民。
全家疾患,累歲官刑。
財物耗散,骨肉伶仃。
性命枉逝,夾禍相縈。
穢雜之氣,上達天庭。
天尊有命,令與安平。
有妖皆剪,無鬼不烹。
瘟疫之吏,束首伏應。
鬼精滅爽,邪魔推傾。
吾有十萬力士,五千萬兵。
天上天下,從吾降升。
拒吾者滅,奉吾者生。
惡吾者辱,敬吾者榮。
禮吾者壽,非吾者薨。
吾有此令,人鬼鹹聽。
急急如律令。

又咒曰:
北方玄天,杳杳神君。
億千變化,玄武靈真。
騰天倒地,驅雷奔雲。
隊仗千萬,掃蕩妖氛。
雷公侍從,玉女將軍。
鬼神降伏,龍虎潛奔。
威震五嶽,萬靈鹹遵。
鳴鐘擊鼓,遊行乾坤。
收捕逆鬼,破碎魔軍。
除邪輔正,道為常臻。
急急如律令。

天尊告真武曰:自今後,凡過甲子庚申,每月三七日,宜一入人間。受人之醮祭,察人之善惡,修學功過,年命長短,可依吾教,供養轉經,眾真來降,魔精消伏,斷滅不祥。過去超生,九幽息對。見存獲慶,天下和平。
爾時,妙行真人與諸天帝、無量飛天神王、真仙大眾聞說,莫不歡喜踴躍,一時作禮,讚歎功德:我等今日蒙大法利益,請于人世救獲眾生,令得免三災患難,各各受持,稽首奉行。

真武神將再奉天尊敕永鎮北方,奉辭而退。
太上玄門元始天尊說北方真武妙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