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升經 卷上

西升經 卷上

西升章第一

老君西升,開道竺乾;號古先生,善入無為;不終不始,永存綿綿。
是以升,就道經歷關。關令尹喜見氣,齋待遇賓,為說道德,列以二篇。
告以道要,雲道自然;行者能得,聞者能言。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;所以言者,以音相聞;是故談,以言相然。
不知道者,以言相煩;不聞不言,不知所由然。
譬如知音者,識音以弦;心知其音,口不能傳;道深微妙,知者不言。
識音聲悲,抑音內惟,心令口言,言者不知。

道深章第二

老君曰:
道深甚奧,虛無之淵;子雖聞道,心不微丹;所以然者何,書不盡言。
著經處文,學以相然;子當寶之,內念思惟;自然之道,不與子期。
喜則稽首再拜:敢問學之奈何。
善為章第三
老君曰:
善為書術者,必綏其文;善論達其事者,必通其言。勉而勤之,得道矣。
為正無處,正自歸之;不受於邪,邪氣自去;所謂無為,道自然助。
不善於祠,鬼自避之;不勞於神,受命無期;無進無退,誰與為謀;為是致是,非自然哉。
喜則稽首:今聞命矣。

慎行章第四

老君曰:
慎而行之,寶而懷之。吾將遠逝,不期自會。
尹喜受言誠深,則于關稱疾棄位,獨處空閒之室,恬淡思道,歸志守一,極虛本無,剖析乙密;觀縷妙言,內意不出;誦文萬過,精誠思徹;行真歸身,能通其玄;論無極之原,故能致神仙。

道象章第五

老君曰:道象無形端,恍惚亡若存。譬如種木未生,不見枝葉根;合會地水風火,四時氣往緣;氣為生者地,聚合凝稍堅;味異行不等,甘苦辛堿酸;氣行有多少,強弱果不均。同出異名色,各自生意因。

從是異性行,而有受形身;含養陰陽道,隨所依為親;生道非一類,一切人非人;本出於虛無,本出於虛無,感激生精神。

譬如起音者,掇弦手動傳;宮商角徵羽,口氣呼吸元。身口意為本,道出上首元;本靜在虛靜,故曰道自然;五音所動搖,遂與樂色連。

散陽以為明,布氣成六根;從是有生死,道遂散佈分;去本而就末,散樸以澆淳;道變示非常,欲使歸其真。

生道章第六

老君曰:
告子生道本,示子之自然;至於萬物生,情行相結連。
如壞複成,如滅複生;以成五行,陰與陽並;輾轉變化,遂為物精。
吾思是道,本出窈冥;愚不別知,自謂適生;子無道眼,安知生靈。
天地人物,虛無囊盈;一從無生,同出異名;是亦本非,在所用正;所字非字,乃知其誠;當與明議,勿與愚爭。
子取正教,勿信邪聽;何以知邪,子為物傾;何以知愚,不察言情;為道問道,為經問經;問不本末,知愚冥冥;但知求福,不知罪嬰;但知養身,不知戮形。
嬰兒之姿,貴養厚敦;忽無就形,知非常生;無履大白,可令永存。
有何妙意,乃欲相傾;父子恩深,不是相聽,勿複噭慨,遠近笑人;掩惡揚善,君子所宗。

邪正章第七

老君曰:
邪教正言,悉應自然;故有凶吉,應行種根;如有所受,種核見分。
道別於是,言有偽真;偽道養形,真道養神;真神通道,能亡能存;神能飛形,並能移山;形為灰土,其何識焉。

耳目聲色,為子留愆;鼻口所喜,香味是怨;身為惱本,痛癢寒溫;意為形思,愁毒憂煩;吾拘於身,知為大患;觀古視今,誰存形完;吾尚白首,衰老熟年。

吾本棄俗,厭離世間;抱元守一,過度神仙。

子未能守,但坐榮官;子能不動,神靈得安;子能捐欲,舉事能全;子能無為,知子志堅。

今為子說,露見敷陳;散析剖判,真偽別分;子當諦受,重道因勤。

道為明出,經為學先;授與能行,不擇富貧;教化與樂,非有疏親;取與能行,文與其人;學爾教爾,不師道真。

天地章第八

老君曰:

天地與人物,本皆道之元;俱出於太素,虛元之始端;仿佛之精光,微妙之上玄。

譬如萬里坑,下有淡流泉;視之甚濁微,徹見底沙難;窈窈而冥冥,不知所由然;亦如終逝者,不見其靈魂;淳陰共和合,陽不能顯分。

過往與甫來,視譬以見前;尚不能了理,安能知亡存;譬如喑啞者,不能傳人言;為聾彈宮商,其人豈能聞;才辯有其智,受教如語傳;自謂通其情,情衷不能丹;是故失生本,安能知道元。

行道章第九

老君曰:

子若行吾道,當知上慧源;知亦不獨生,皆須對因緣;各有行宿本,命祿之所聞;同道道得之,同德有德根;宿世不問學,今複與失鄰;是以故得失,不樂於道文。

貪欲利榮寵,受施念恩勤;更以財相厚,不哀下窶貧;必複多嗔恚,無所處定原;學不得明師,安能解疑難。

吾道如毫毛,誰當能明分;上世始以來,所更如沙塵;動則有載劫,自惟甚苦勤;吾學無所學,乃能明自然。

華要歸其實,莖葉如本根;為道歸祖首,以知元始端;子當無相啟,勿以有相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