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升經 卷下

西升經 卷下

神生章第二十二
老君曰:神生形,形成神。形不得神不能自生,神不得形不能自成。形神合同,更相生,更相成。神常愛人,人不愛神。故絕聖棄智,歸無知也。

常安章第二十三
老君曰:聖人常安,與天地俱安而鬼神通。眾人皆安其所不安,即不安矣。蓋天道減盈滿,補虛空,毀強盛,益衰弱,損思慮,歸童蒙,塞邪智。聖人之朴也,是以天下尚孝,可謂養母。常能愛母,身乃長久。

身心章第二十四
老君曰:身之虛也,而萬物至;心之無也,而和氣歸。故善養身者,藏身於身而不出也,藏人於人而不見也。故君子之治,必先死于國;既死不亡,其國盛也;民不敢散,更複充也。若能知常,施行反也;眾人歡樂,用生生也。動而失之,壽命竭也。夫天下,大物哉,甚綿綿也,冥冥混混不可知也。知之者去之,欲之者離之,近之者遠之。是以聖人非托于天下,亦非托於鬼神,亦非托於萬物。常以虛為身,亦以無為心。此兩者,同謂無身之身,無心之心。可謂守神,守神玄通,是謂道同。

無思章第二十五
老君曰:智士無思無慮之變,常空虛無為恬靜,修其形體,而萬物育焉。變者貪天下之珍,。以快其情。然後兵革四起,禍生於內,國動亂者而民疲勞也。夫國以民為本,民勞去者,國立廢矣。所謂出其無極之寶,入賊利斧戟也。故曰:子能知一,萬事畢;無心德留,而鬼神伏矣。

我命章第二十六
老君曰:我命在我,不屬天地。我不視不聽不知,神不出身,與道同久。吾與天地分一氣而治,自守根本也。非效眾人行善,非行仁義,非行忠信,非行恭敬,非行愛欲,萬物即利來。常淡泊無為,大道歸也。故神人無光,聖人無名。

兵者章第二十七
老君曰:夫兵者,天下之大凶事也。非國之寶,寶之者而不用也。用之者,動有亡國失民之患也。是以聖人懷微妙,抱質樸,而不敢有為,與天下交爭焉。雖有猛獸,不能據也;雖有蜂蠆蟲蛇,不能螫也;雖有兵刃,不能害也。

柔弱章第二十八
老君曰:天下柔弱,莫過於氣,氣莫柔弱於道。道之所以柔弱者,包裹天地,貫穿萬物。夫柔之生剛,弱之生強,而天下莫能知其根本所以從生者乎。是故有以無為母,無以虛為母,虛以道為母。自然者,道之根本也。

民之章第二十九
老君曰:民之所以輕命早終者,民自令之耳。非天地毀鬼神害,以其有如,以其形動故也。是故無有生有,無形生形,何況於成事而敗之乎。人欲長久,斷情去欲,心意以索,命為反歸之,形神合同,固能長久。

天下章第三十
老君曰:人雖在天下,令意莫在天下;人雖在國,令意莫在國;人雖在鄉,令意莫在鄉;人雖在家,令意莫在家;神雖在身,令神莫在身;是謂道人。

意微章第三十一
老君曰:患生不意,禍生絲微。善生於惡,利生於害;大生於小,難生於易;高生於下,遠生於近;外生於內,貴生於賤;動生於安;盛生於衰;陰生於陽。是故有無之相生,虛實之相成。是以有歸有,無歸無也。

在道章第三十二
老君曰:人在道中,道在人中;魚在水中,水在魚中;道去人死,水幹魚終。故聖人自知反歸未生,捐棄驕奢,絕除憂思。是故形隱神留,天下歸焉。無為無事,國實民富,保道畜常,是謂玄同。

有國章第三十三
老君曰:有國者,其根深也。天地覆載,萬物畜養。金玉重寶,不積留也。夫外天地者有天地,外其身者而壽命存也。是以君子善人之所不善,喜人之所不喜,樂人之所不樂,為人之所不為,信人之所不信,行人之所不行,是以道德備矣。

皆有章第三十四
老君曰:道非獨在我,萬物皆有之。萬物不自知,道自居之。眾人皆得神而生,不自知神自生也。君有德于百姓,百姓不自知受君之德也。是故聖人藏神于內,魄不出也。守其母,其子全。而民熾盛,保其國也。玄虛積充,壽命長也。人能圖知天地萬物,而不自知其所由生反命歸本,是大不知也。

治身章第三十五
老君曰:治身之道,先隱天地,靜居萬物之始。夫聖人通玄元,混氣思,以守其身。俗人以情愛貪欲,以守其身。此兩者,同有物而守其身,其道德各異焉。

道德章第三十六
老君曰:道德天地,水火萬物,高山深淵,各有所歸之。夫道非欲於虛,虛自歸之;德非欲於神,神自歸之;天非欲清,清自歸之;地非欲濁,濁自歸之;濕非欲于水,水自歸之;燥非欲於火,火自歸之;萬物非欲見其形,形自見之;高山大澤非欲飛鳥虎狼,飛鳥虎狼自來歸之;深淵河海非欲魚鱉蛟龍,魚鱉蛟龍自來歸之。人能虛空無為,非欲於道,道自歸之。由此觀之,物性豈非自然哉。

善惡章第三十七
老君曰:百姓行善者,我不知也;行惡者,我不知也;行忠信者,我不知也。是以積善,善氣至;積惡,惡氣至。是以聖人言:我懷天下之始,複守天下之母,而萬物益宗,以活其身。吾意常不知,安能知彼行善惡焉。積善神明輔成,天道猶祐于善人。

寂寞第三十八章
老君曰:吾道淡泊寂。意死者,生靜而覆命也。生生積浸潤,滋酌留滯。玄冒沾洽,元氣包之。其根益深,乃四固。中無心,故能致萬物精華。無極之物,自然來歸之。以其空虛無欲故也。

戒示章第三十九
老君曰:喜,吾重告爾:古先生者,吾之身也。今將返神,還乎無名。絕身滅有,綿綿長存。吾今逝矣,亦返一原。忽焉不見。斯須,館舍光炎,五色玄黃。喜出中庭,叩頭曰:願神人複一見,授以一要,得以守元。即仰睹,懸身坐空中,去地數十丈,其狀金人,存亡恍惚,老少無常,曰:吾重誡爾,爾其守焉。除垢止念,靜心守一。眾垢除,萬事畢,吾道之要誡。戒竟複隱。喜不知所之,泣涕追慕,退官托疾,棄念守一,萬事畢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