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升經 卷中

西升經 卷中

重告章第十

老君曰:
吾重告子,子當諦受;道以無為上,德以仁為主;禮以義為謙,施以恩為友;惠以利為先,信以效為首。

偽世亦有之,雖有以相誘;是以知世薄,華飾以相拊;言出飛龍前,行在跛鱉後;仁義禮信廢,道德荒亡腐;不以道相稽,反以財相輔;譬如鑒中影,可見不可取;言如響中應,風聲豈可聚;偽世教如此,如是迷來久。

天下之人物,誰獨為常主;迷迷以相傳,輾轉相授與;邪偽來入真,虛無象如有;自偽不別真,為貪利往守;非常正覆亡,癡盲持自咎;如木自出火,還複自燒腐。

聖人之辭章第十一

老君曰:
聖人之辭雲:道當以法觀,如有所生者,故曰為自然。眼見心為動,口則為心言;鼻為通風氣,鼻口風氣門;喘息為宅命,身壽立息端;譬如穀草木,四時氣往緣;氣別生者死,增減嬴病勤。

以是生死有,不如無為安;無為無所行,何緣有咎愆;子不貪身形,不與有為怨。五行不相克,萬物悉可全;萬物無有常,成者不久完;三光無明冥,天地常昭然。

觀諸章第十二

老君曰:
觀諸次為道,存神於想思;道氣和三光,念身中所治;仿佛象夢寐,神明忽往來;淡泊志無為,念思有想意;自謂定無欲,不知持念異;或氣尚粗盛,自知尚多事;事興則形動,動則外通謀;謀思危之首,危者將不久;不久將欲衰,衰者將不壽。

以身觀聲名,物事難可聚;以名聲稱號,必為是所誘;皆坐於貪欲,貪欲為殃咎;貪者為大病,習貪來已久;合會微漸滋,非針艾所愈。

還身意所欲,清靜而自守;大聖之所行,不慕人所主;有常可使無,無常可使有。

經戒章第十三

老君曰:
經戒所言,法義所推;赫赫興盛,不如微妙;實不如虛,數不如希;邪多卒驗,急不如遲;興者必廢,盛者必衰。聖人絕智,而為無所為,言無所言,行無所施,孰能知此。偶不如奇,多不如寡。孰賢難隨,孰仁難可。其義少依。能知無知,道之樞機。空虛滅無,何用仙飛。大道曠蕩,無不制圍。子能明之,所是反非;經言審諦,孰之能追。

深妙章第十四

老君曰:
道言深妙,經誡乙密。天地物類,生皆從一。子能明之,為知虛實;子若不照,顯之不別。子志于有,無為所疾;為有所嬰,億載無畢。

道言微深,子未能別;撮取於略,戒慎勿失。

先捐諸欲,勿令意逸;閒居靜處,精思齋室;丹書萬卷,不如守一。

經非不達,中有虛實;言有必無,子未能別;言無必有,子未能決;但當按行,次來次滅。

道有真偽,福有凶吉;罪有公私,明有纖密;占往知來,不如樸質。

虛無章第十五

老君曰:
虛無生自然,自然生道,道生一,一生天地,天地生萬物。

萬物抱一而成,得微妙氣化。人有長久之寶,不能守也;而益欲尊榮者,是謂去本生天地之道也。

恍惚章第十六
老君曰:
虛無恍惚道之根,萬物共本道之元,在己不忘我默焉。

生置章第十七

老君曰:
生我於虛,置我於無。生我者神,殺我者心。夫心意者,我之所患也。我即無心,我何知乎。念我未生時,無有身也。直以精氣聚血成我身耳。我身乃神之車也,神之舍也,神之主也。主人安靜,神即居之。躁動,神即去之。

是以聖人無常心者,欲歸初始,反未生也。

人未生時,豈有身乎。無身當何憂乎,當何欲哉。故外其身,存其神者,精耀留也。道德一合,與道通也。

為道章第十八

老君曰:
古之為道者,莫不由自然,故其道常然矣。強然之,即不然矣。夫何故哉,以其有思念,故與道反矣。

是以橐籥之器,在其用者,虛實有無,方圓大小,長短廣狹,聽人所為,不與人爭。善人在於天下,譬如橐籥乎。非與萬物交爭,其德常歸焉。以其虛空,無欲故也。

欲者,凶害之根;無者,天地之原。莫知其根,莫知其原。聖人者,去欲入無以輔身也。

是以善吾道者,即一物中,知天盡神,致命造玄。學之徇異名析同實,得之契同實忘異名。

色身章第十九

老君曰:
人皆以聲色滋味為上樂,不知聲色滋味禍之太樸。故聖人不欲,以歸無欲也。

道虛章第二十

老君曰:
道者,虛無之物。若虛而為實,無而為有也。天者,受一氣蕩蕩,而致清氣下,化生於萬物,而形各異焉。是以聖人知道德混沌玄同也,亦如天地清靜皆守一也。故與天地同心而無知,與道同身而無體,而後天道盛矣。以制志意而還思慮者也,去而不可逐,留而不可遣。遠者出於無極之外,不能窮也;近在於己,人不見之。

是以君子終日不視不聽,不言不食,內知而抱玄。夫欲視亦無所見,欲聽亦無所聞,欲言亦無所道,欲食亦無所味。淡薄寂哉,不可得而味也,複歸於無物。若常能清淨無為,氣自複也。返於未生而無身也,無為養身,形體全也。天地充實,常保年也。

哀人章第二十一

老君曰:
人愛人,不如愛身,愛身不如愛神,愛神不如含神,含神不如守身,守身長久,長存也。